在一定程度上将会限制这种落户
2020-11-02 07:2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其实,落户问题的焦点还是集中在北上广深等特大型城市,积分制可以保证一部分人落户,但是由于特大城市要严控人口规模,上周三在国新办举行的关于《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很委婉地说“

不能说北上广深就没有落户的希望了,希望不会像小城市那么大。”这话给很多人浇了一盆冷水。

贠杰以京津冀地区为例子,他说:“北京之所以是特大城市,是因为它承载了太多的功能,文化中心、政治中心,经济中心、金融中心,很多高校、企业、国企都在北京集聚,必然给北京带来很大的压力,可以把一些企业、高校以及物流方面、服务方面的企业往河北、天津来分散,它的人口均衡性才能够得到体现。”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自从《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日前公布,关于城市落户,特别是北上广深特大型城市落户的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规划》首次明确,特大城市可采取积分制调控落户规模和节奏,但是还有很多常住这些城市但无法通过积分制落户的人怎么办呢?发改委昨天表示,将制定与居住年限等条件挂钩的居住证制度,教育就医与居住年限挂钩。

昨天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年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表示:新型城镇化战略提出,到2020年要努力解决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落户的问题,这意味着还有15%的人住在城镇里却没有户籍,如何解决?这剩下的2亿人将通过建立居住证政策,来逐步解决社保问题乃至市民化问题。根据他居住的年限在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基本养老、就业服务和保障性住房等五个方面提供相应的服务。简单说就是分两步走,一个是落户1亿人,另外2亿人提供相应的基本公共服务。

社科院政治学所行政学研究室研究员贠杰认为,这种政策导向是我国城镇化过程中面临问题的一种反应,居住年限成为了在大城市居住并享受一定福利待遇的一种新的门槛的变化。对二、三线城市而言,落户本来应该不成为什么问题了,但是新的居住证政策出台,在一定程度上将会限制这种落户,会影响到中小城市的城镇化的发展。

特大城市要严控人口规模的原因就是公共资源有限,几年之内,有那么多人要通过建立居住证政策,来逐步解决他们的社保问题乃至市民化问题,对于这些特大城市来说,压力是不是也挺大的?

【导读】发改委披露户籍改革细节,将建立居住证制度,教育就医与居住年限挂钩。

贠杰认为,现在在推进城镇化过程中需要面临的三个突出问题,第一,能不能提供充足的就业机会,这个问题在特大城市应该不会面临太大的障碍;第二,相应的保障资金和设施能否跟得上,目前特大城市可能不存在保障资金和公共服务方面的问题,但是在十几年、二十年后,人口结构发生变化,社保基金的形式就会发展比较大的变化,这些设施还是跟不上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第三,城市资源和环境承载能力是特大城市面临最突出的问题,在短期内很难改变,特大城市近期将改变这种落户政策的希望是比较渺茫的。

另外,北京市市长王安顺今天也是在这个论坛上说,北京将健全人口调控机制。在各种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果任由人口总量自由膨胀,最后的结果必然是对所有人都不负责。这再次凸显了特大城市的难处,还是资源有限,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教育就医与居住年限挂钩,能真正享有户籍市民完全相同的公共服务恐怕需要很多年,这种情况下,分散到中小城市是不是更好的选择?

贠杰认为,这种表态非常模糊,希望也比较渺茫。大城市在城镇化过程中面临的问题比较突出,特大城市的城市资源和环境承载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北京、上海、深圳这些大城市的落户政策基本上趋于严格,这需要从根本制度上采取措施来缓解一些资源和环境方面的问题之后,才能谈的上在特大城市来进一步落户。

贠杰认为,在二、三线城市落户并不存在特别大的障碍。关键问题是没有均衡的发展,没有以人为中心的新型城镇化建设。我们国家为什么会出现特大城市和大城市落户难的问题,主要还是基础设施、福利保障方面没有均衡的发展,大家都愿意往特大城市和大城市去涌,而在小城市的吸引力相对要弱

贠杰称,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推动国家的均衡发展,着重发展中小城市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水平,特别是教育、医疗、社保等方面积极地开展工作,只有这样均衡发展了,人们就会愿意往中小城市去,城镇化的发展才会有明显的成效。

户籍改革一直是大家特别关心的问题,其实户籍的背后就是那些在城市打拼多年的人能不能像当地市民一样享有同样的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明确了积分制,现在发改委又提出居住证制度,教育就医与居住年限挂钩。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007368.cn微信棋牌游戏_188金宝搏beat版权所有